庙里喝茶的官老爷

明人冯梦龙《古今概谭》里有个段子流布颇广,说的是有位官人游僧舍,酒喝得畅快舒服了,便吟诵唐人诗说:“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僧人听罢笑了起来。官人问笑什么,僧人说:“尊官得半日闲,老僧却忙了三日!”

假如是白衣书生要去庙里,老僧事先并不需忙。读书人去寺院找僧人闲话,这在古时候是常事。此为平常人的交往,大可不必拘礼。倘若那和尚是俗气的,见了不第寒士还会翻白眼。可去的恰恰是官人,和尚就不敢怠慢了。

官人哪天想去寺院坐坐,自己也许说得轻描淡写:“有些日子没上山了,看哪天到庙里喝杯茶去!”这话说出去,够和尚忙上三日的,必是不小的官。底下的人听了这话,便要赶快吩咐下去,鸡飞狗跳地张罗。老爷到底哪天去,却是不敢细问的。衙里案牍劳繁,不知道老爷啥时得闲。老爷又是个性情中人,可能哪天说去就去了。纵然是去,需得哪些人陪着呀?平日里老爷喜欢邀来清谈的张举人、陈孝廉、李秀才要不要请上?老爷褒奖过的神童小毛子要不要带着?

喝茶倒是才过清明,却不知老爷口味变了没有?老爷上回去谈的是《金刚经》,这回要和尚准备哪门功课?上回有个小沙弥挺机灵,老爷夸过他几句,照例要那个小沙弥侍候。要紧的是不知道老爷到底哪天去,那老和尚、张举人、陈孝廉、李秀才、小毛子、小沙弥都得天天候着。又逢佛祖圣诞近了,寺院香火太旺,老爷却是个爱清寂的人。老爷出门依礼是要坐轿的,可他老人家偏喜欢骑马。那马可是惊过一回,老爷摔得一身泥。这回此文源自千里马学术导航网站再有闪失,摔坏了老爷,底下人都吃罪不起。如此如此,不光是和尚得忙三日,衙里管事的也忙成了无头苍蝇。那张举人几个天天换了体面衣服在家等着,说不定哪个时辰衙里传话的人就来了。

老爷去了是要做诗的,张举人他们也得有诗。应早早儿招呼下去,免得到时候诌不出来。神童小毛子上回的诗不错,后来听说是他老子事先做好的。这话不能让老爷知道。这回神童还应有诗,也得先告诉他老子。老爷自己的诗不须操心,必是早早儿就成竹在胸。和尚的经讲得好,茶也泡得好,就是诗做得不好。但他的诗是不可少的,定要他做几句才是。每回和尚的诗都很逗趣,老爷也喜欢在庙里找些乐子。

总之,老爷要去庙里喝茶,上上下下得忙坏一干人。若又碰上个喊冤的,老爷细心问个明白,三言两语断了案子,立马发牌下去拿人,那可就功德无量了。陈孝廉无意宦情,听说在写本闲书,专录地方官绅名士之趣闻雅事。倘真遇着老爷佛前断案,必成陈孝廉笔下佳话。纵然没有这等巧事,老爷拜庙访僧,礼贤寒士,亦是善举,陈孝廉定会记下的。老爷常问陈孝廉:阁下佳构何日付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