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的时间,始末过程介绍!

个人经历

登月计划的最终实现需要一系列严谨的科学试验,为此NASA实施了“水星”和“双子星座”计划。“水星”计划是将宇航员送上太空,以测试人在太空中的活动能力;“双子星座”计划有两个目的,一是测试人在太空中长时间停留可能引起的生理问题,二是将两个航天器在太空中进行对接,从而奠定登月技术的基础。

入选经历

“双子星”号10次成功的飞行为NASA积累了把宇航员送上月球表面并使其安全返回所需的技术知识和经验,为下一步实施的阿波罗登月计划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66年,当“双子星”12号最后一次飞行使命结束时,NASA决定于次年2月举行阿波罗号的首次飞行。经过严格选拔,卡斯·格里桑、艾德·怀特和罗杰尔·沙菲将参加阿波罗的首次飞行。

阿姆斯特朗成为一名宇航员并不是因为某一个决定性的瞬间。航空航天局开始选择第二批宇航员四到五个月后,他对阿波罗计划的前景越来越感到兴奋,希望能有新的挑战。

从最初的形势来看,阿波罗计划的实施很不顺利。1963年,阿波罗计划的批准者和美国太空计划的精神鼓动者肯尼迪总统遇刺身亡。在1967年预定的首次飞行中,飞船的驾驶舱着火,上述三名宇航员全部窒息死亡,但继任的约翰逊总统和NASA决心要继续干下去。

事后很多年才被发现的是,阿姆斯特朗的申请表比1962年6月1日的截止日期晚了一个星期才到。阿姆斯特朗在爱德华基地的同事迪克·戴(Dick
Day)当时已经在载人航空中心工作,发现了一份迟到的申请,趁没人注意把文件悄悄塞进了其他申请表中。6月,阿姆斯特朗在布鲁克斯空军基地(Brooks
Air Force
Base)接受了一次健康检查,很多宇航员都认为这个测试较为痛苦并且没什么大用。

宇航员格伦在飞船失事前几周说过:“如果我死了,我们想让人们接受这一事实。我们所进行的是一个冒险的事业,我们希望,如果我们发生了意外,这一计划将不会因此而延误。”阿波罗登月计划最终能够实现,是与所有参与这一计划的人的毅力和勇气分不开的。阿波罗计划遭遇的挫折和后续行动,让世人看到了美国人永不言败和开拓进取的精神。

图片 1

图片 2

1962年9月13日,飞行任务成员办公室主任迪克·斯雷顿给阿姆斯特朗打了电话,询问他是否有兴趣成为新的九名宇航员之一。阿姆斯特朗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宇航员的人选三天后才公布,虽然报纸中几个月前就已经报道他会被选为“第一名平民宇航员”。

时间转眼到了1968年,肯尼迪总统宣布的要在60年代末把宇航员送上月球的挑战期限正迅速临近。同年10月11日,NASA首次成功发射了有人驾驶的阿波罗7号太空船,令美国人的希望复燃。这艘太空船搭载由火箭天才冯·布劳恩设计的“土星V号”巨型火箭升空,飞行结果证明了重新设计的阿波罗太空船没有什么问题。两个月后,鉴于情报部门显示,苏联打算在12月份左右进行一次围绕月球轨道的飞行,NASA遂决定提前进行绕月飞行试验。阿波罗8号太空船载着三名宇航员飞出地球轨道,在圣诞节前一天进入月球轨道,绕月飞行了10圈,然后回到地球。

双子星计划

在返回过程中,宇航员罗威尔向世界宣布:“请转告各位,真的有一位圣诞老人。”1969年3月,阿波罗9号上的宇航员在地球轨道上成功地练习了会合与对接技术。5月,阿波罗10号的宇航员进入月球轨道重复进行了阿波罗9号的使命,当它绕月飞行时,宇航员们把登月舱和飞船分开,两名宇航员乘坐登月舱降到离月面15公里的地方,然后又爬升回来与飞船重新会合对接。阿波罗7、8、9号所取得的成功令NASA赢得了时间,使他们能够把阿波罗10号的飞行试验作为“额外的保险”。

阿姆斯特朗的第一次任务是担任双子星5号的候补指令飞行员,与埃里奥特·希搭档。这次任务长达八天,创造了当时的纪录,任务的主力宇航员是戈尔登·库勃和皮特·康拉德。在卡纳维拉尔角观看发射后,阿姆斯特朗和希驾驶T-38“禽爪”型飞机回到休斯敦,甚至还和在地球轨道中的库勃和康拉德通了话。

在阿波罗计划实施的过程中,美国把月球探测与载人登月计划结合起来,先后执行了“徘徊者”、“勘测者”和“月球轨道环行器”计划。“徘徊者”探测计划于1961年至1965年实施,共发射了9个探测器,后三个成功拍摄到1.8万张月球表面照片,以了解飞船在月面着陆的可能性。“勘测者”探测计划从1966年至1968年实施,共发射了7个探测器,有5个在月面软着陆成功,通过电视发回8.6万张月面照片,还探测了月球的土壤特性。

1965年9月20日,双子星8号的宇航员选择公布:阿姆斯特朗担任指令飞行员,与大卫·斯科特搭档。斯科特在同一批宇航员中第一个获得任务。双子星8号于1966年3月16日发射,计划中要与阿金纳对接舱完成轨道集合并对接以及美国航天史上第二次舱外活动(阿姆斯特朗本人不喜欢“太空行走”这个叫法)。计划中,整个任务将持续75小时,阿姆斯特朗和斯科特会环绕地球55周。当地时间上午10点阿金纳对接舱发射后,上午11点41分02秒,巨人2号(Titan
II)火箭发射,将两位宇航员送入太空。

图片 3

进入轨道后六个半小时后,阿姆斯特朗和斯科特完成了历史上第一次轨道对接。由于地面上的许多地方缺乏通信站,与宇航员的通讯一度中断。此时已对接的航天器突然开始旋转,阿姆斯特朗尝试了轨道高度与机动系统(Orbital
Attitude and Maneuvering
System,OAMS),但没能停止旋转。他们接受了指令中心的建议,与阿金纳分离,但旋转突然加快,达到了每秒一周。阿姆斯特朗决定使用返回控制系统(Reentry
Control
System,RCS)并关闭轨道高度与机动系统。任务规则中明确规定返回控制系统一旦开启,航天器就必须尽快返回大气层。

“月球轨道环行器”计划自1966年至1969年实施,共发射了5个绕月飞行探测器,为飞船预选着陆区提供了高分辨率照片,据此选定了10个登月点。美国一系列的月球探测计划,为阿波罗11号成功登月铺平了道路。

宇航员办公室中的一些人认为阿姆斯特朗犯了大错,甚至还提到他不是军人这一细节。宇航员瓦尔特·康尼翰在他的自传《全美国男孩》(The
All-American
Boys)中提到阿姆斯特朗和斯科特完全忽视了这种情况下的应对方案。这其实是不真实的,没有这方面的规则。康尼翰还错误地认为当时阿姆斯特朗可以只打开返回控制系统中的一部分,其实他当时没有选择,只能全部打开。康尼翰是当时不多的严肃批评阿姆斯特朗和斯科特的行为的人之一。指挥中心负责人金·克兰兹(Gene
Kranz)在他的自传《永不言败》(Failure Is Not An
Option)中说道:“两位宇航员是按照训练步骤做的。我们的训练有误,使得他们出错。”任务决策人没意识到两个航天器对接后必须作为一个整体来对待。

至此,人们已有充分的信心和把握开始人类的月球之旅。1969年对美国而言意义重大。NASA要在这一年实现肯尼迪总统向世界宣布的登上月球的目标,现在一切准备就绪。早在1865年,法国着名的科幻小说家儒勒·凡尔纳就曾写过一本《从地球到月球》的小说,书中虚构的太空船叫做哥伦比亚号,三名宇航员乘坐这艘太空船在佛罗里达被巨型大炮射上了月球。

阿姆斯特朗本人对这次任务觉得很难过,斯科特不得不放弃他的舱外活动,其他一些任务计划也没能完成。他没有听到别人的评论,但猜测如果当时再冷静一些,也许就不用开启返回控制系统,或者使用阿金纳对接舱的高度控制系统就可以停止旋转而不必与其分离。

令凡尔纳意想不到的是20世纪的美国人居然会忠实地执行他的设想。十分有趣的是,阿波罗11号的三名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奥尔德林和科林斯也把自己乘坐的太空船命名为哥伦比亚号,这次发射现场就在位于佛罗里达的肯尼迪航天中心。

双子星8号返回后两天,阿姆斯特朗接到了他在双子星计划中的最后一次任务:双子星11号的替补指令飞行员。已经为两次任务接受训练后,他对航天器的各个系统已经相当熟悉,任务过程中更多的是在帮助新人威廉·安德斯熟悉航天器操作。双子星11号于1966年9月12日发射,皮特·康拉德和理查德·戈尔登执行了这次任务。任务很成功,阿姆斯特朗担任了指令舱宇航通讯员(CapCom)。

1969年7月16日,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了。这一次,阿波罗11号要去进行一项亘古未有的事业——登月。在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前的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3、2、1、0,发射!巨大的土星5号火箭徐徐离开地面。这时早已在肯尼迪航天中心等候观看发射的各国记者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阿波罗11号上的三名宇航员都是优秀的飞行员,曾经乘坐双子星飞船进行太空飞行试验。

双子星11号后,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安排阿姆斯特朗、戈尔登、阿波罗航天器办公室主任乔治·洛(George
Low),各自的妻子以及其他一些政府官员到南美进行了一次慈善访问。他们去了11个国家的14个城市。阿姆斯特朗在与当地名人见面时使用对方语言问好。在巴西,阿姆斯特朗谈到了巴西著名飞行员阿尔贝托·桑托斯-杜蒙特(Alberto
Santos-Dumont),认为他发明的飞行器超过了莱特兄弟的第一架飞机。

这虽然是一次危险的旅行,可宇航员们为了这激动人心的一刻已经训练了很久。他们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一个人,当他充分发挥自己的力量,干完一桩事业的时候是最幸福的。”这是指令长阿姆斯特朗的一句口头禅。奥尔德林曾经成绩不佳,当他决定成为一名飞行员时,发起了向学习的挑战,终于如愿以偿。科林斯是一位“少说实干”的人,他曾创造飞行4000小时的良好记录,这个记录让他从一名试验飞行员变成了一位宇航员。

早期阿波罗计划

图片 4

简介

飞船飞快地驶向月球,把地球远远地甩在身后。宇航员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地球。地球非常漂亮!它闪闪发光,看起来就像挂在太空中的大球。宇航员们乘坐飞船进入绕月轨道以后,指令长阿姆斯特朗和宇航员奥尔德林进入被他们称为“鹰”的登月舱,科林斯继续留在被称为“哥伦比亚”的母船上,然后宇航员们把登月舱和母船成功分离。科林斯驾驶母船继续绕月飞行,以便与登月舱对接,另外两位宇航员驾驶的登月舱向月面减速下降,准备着陆。

耗时11年,投资233亿美元,6次把宇航员送上太空,7次发射飞行器

计算机按照预定的程序控制着登月舱的飞行方向。起飞之前,地面科学家已经将着陆程序输入计算机,打算在一块叫做“静海”的地方着陆。然而到了月球上,计算机却无法识别眼前出现的危险情况,两位宇航员只有通过窗外看到的情况来判断。他们眼看就要撞上一个火山坑,指令长阿姆斯特朗决定由他亲自操纵登月舱越过火山口。

计划内容

他成功了,但是剩下的燃料快耗尽了,他们必须马上着陆,并且一定得找到一个可以起飞返回的地方着陆。1969年7月20日下午3点17分,在休斯顿地面控制中心,人们终于听到阿姆斯特朗让他们等得有点不耐烦的话:“这里是静海。鹰已经着陆。”地面控制中心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人们一片欢腾。

1967年1月27日,阿姆斯特朗与戈尔登·库勃、理查德·戈尔登、吉姆·洛威尔和斯科特·卡彭特一道在华盛顿参加了《外空条约》(Outer
Space
Treaty)的签署仪式。晚上6点45分,卡彭特去了机场,其他四人返回了酒店。在酒店的电话留言里他们得知了阿波罗1号的大火以及维吉尔·格里森、爱德华·怀特和罗杰·查菲牺牲的消息。四人留在了酒店内,一晚上都在谈论这次事故,借酒浇愁。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22时56分,指令长阿姆斯特朗穿着肥大的宇航服打开舱门,小心翼翼地走下扶梯,在月球土壤上印下了人类第一个脚印,他毕竟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此时这位宇航员说出了一句注定将流传千古的话:“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对于一个人来说,这只是一小步;可对人类而言,这却是巨人的一跃。)

1967年4月5日,阿波罗1号调查报告被公布的当天,阿姆斯特朗和其他17名宇航员与迪克·斯雷顿开会。斯雷顿首先宣布:“首次登月的宇航员人选将从这间屋子里产生。”尤金·塞尔南后来回忆,阿姆斯特朗对这句话没有什么反应。对于阿姆斯特朗,这句话并不意外——当时在场的宇航员都参加了双子星计划,首次登月的人选只能从他们之中产生。斯雷顿谈到了计划中的任务,并将阿姆斯特朗安排到了阿波罗9号的替补团队。阿波罗9号当时是一次在远地轨道中测试登月舱的任务。由于登月舱的制造进度远远晚于预期,阿波罗8号和9号的人选被互换。按照宇航员的轮换制度,阿姆斯特朗将担任阿波罗11号的指令长。

随后,奥尔德林也下到月面上。当他走到月面上时,第一句话就赞叹道:“多么美丽,多么壮观的荒凉!”两个人的脚印清晰地印在尘土中。现在两个地球人站在月面上,真实的月球世界在太阳光线的照射下呈现出一个千姿百态、变幻无穷、光怪陆离、复杂莫测的世界。在人类未踏上月球之前,人们曾对月球表面作了各种各样的想象,现在人类终于可以了解真实的月球世界了。

为了使宇航员们熟悉登月舱的操作,贝尔飞行系统公司(Bell
Aerosystems)生产了两部登月试验机(Lunar Landing Research
Vehicles),日后被改装成了登月训练机(Lunar Landing Training
Vehicles)。这两台机器能够模拟月球表面相当于地球六分之一的重力,使宇航员们能够提前适应登月舱的操作。1968年5月6日,阿姆斯特朗在训练时,登月训练机在约30米高度突然失灵,他发现训练机即将坠毁后使用弹射座椅跳伞逃生。事后研究显示,阿姆斯特朗如果晚0.5秒逃生,他的降落伞就没有足够时间完全打开。阿姆斯特朗并没有受重伤,只是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虽然几乎丧命,但阿姆斯特朗依然认为登月训练机对于模拟登月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两位宇航员首先在月球上放置了一块金属纪念牌,上面镌刻着:“1969年7月,地球人在月球首次着陆处,我们为人类和平来到这里。”接着他们拿出一面国旗插在月面上,然后他们又安放了激光反射器用来测量地球到月球间的准确距离,另外还安放了月震仪和一个用来捕获太阳风粒子的铝箔帆。他们还摄制了月球表面、天空和地球的照片。

图片 5

就在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在月球上创造轰动世界、流芳百世的历史时,另一名宇航员科林斯却驾驶着飞船绕月飞行,这种甘当配角的精神同样让人感动。地面控制中心的报告员在广播中不无崇敬地说:“科林斯留在绕月轨道上,除了一架磁带录音机外,真是举目无亲。在绕月飞行的12圈,近10个小时内,月面上的活动充满激情,而他谁与为欢?他体验了自亚当以来任何人都不曾体验过的孤独与寂寞。”

阿波罗8号环绕月球后,1968年12月23日,迪克·斯雷顿安排阿姆斯特朗(阿波罗8号的替补指令长)担任阿波罗11号的指令长,登月舱驾驶员是巴兹·奥尔德林,指令舱驾驶员是迈克尔·柯林斯(Michael
Collins)。在一次直到2005年阿姆斯特朗的传记中才公开的会议中,斯雷顿询问阿姆斯特朗是否需要将奥尔德林换成经验更加丰富的吉姆·洛威尔。考虑了整整一天后,阿姆斯特朗觉得保留原来的安排,不仅因为奥尔德林完全可以胜任,洛威尔也配得上他自己的一次任务。在登月的三名宇航员中,登月舱驾驶员被非正式地排在第三位,阿姆斯特朗觉得让双子星12号指令飞行员洛威尔在自己的团队里排第三实在是无法解释。

图片 6

围绕着阿波罗11号的一个小争议就是登月后谁第一个迈出登月舱,踏上月球。起初,奥尔德林认为他应该在先;双子星计划中的太空行走都是由飞行员执行,指令飞行员留在航天器内。指令飞行员在航天器中有许多责任,再增加舱外活动的训练会影响其他工作。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在月面共停留21小时18分,在舱外活动了2小时21分,其间进行了一系列实地月球考察,然后带上采集的月球土壤和月岩标本,启程返航。登月舱进入月球轨道和母船对接成功后,两位航天员带着月球样品及其他物件,回到指挥舱和科林斯会合,然后抛掉登月舱,使它撞击在月球上并进行一次月震试验。

《阿波罗——月球远征》一书中(Apollo – Expeditions To The
Moon),作者罗伯特·谢罗德(Robert Sherrod)写了“登月的人”(“Men For The
Moon”)一章,介绍了奥尔德林的顾虑,还提到在模拟训练时,奥尔德林模拟率先离开登月舱必须爬过阿姆斯特朗才能到达舱门(登月舱舱门向内侧右边开,位于右边的登月舱驾驶员先出去非常困难),登月舱模型也因此被损坏。书中还提到斯雷顿曾说过:“……第二,哪怕只是在方案层面,我也觉得应该是指令长先出去……我发现他们原来的安排之后立刻就改过来了。鲍勃·吉尔鲁斯也同意。”

接着启动了服务舱发动机,飞船逸出月球轨道,正式进入返回地球的航程。7月24日,飞船安全溅落在南太平洋上,从而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的首次登月探险任务。尼克松总统亲自来到主打捞舰“大黄蜂”号上迎接美国的骄子和勇士们,这在以前的航天活动中是从未有过的。

很可能是1969年3月,斯雷顿、吉尔鲁斯、洛和飞行任务中心主任克里斯·克拉夫特(Chris
Kraft)在一次会议中决定阿姆斯特朗将第一个离开登月舱并踏上月球。1969年4月14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中,阿姆斯特朗第一个登月的原因是登月舱的设计。这四名决策人最初并不知道舱门设计的问题,这次会议直到2001年克拉夫特自传的发表才为人所知。

此后,美国又进行过六次阿波罗飞船登月飞行,技术不断提高,人类在月球上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月球车的使用使宇航员对月球的科学考察和从月球上带回的东西也更加丰富。其间既有辉煌,也有挫折。其中1970年4月11日发射的阿波罗13号飞船,途中由于服务舱氧气箱爆炸遇险,宇航员依靠登月舱的动力装置,并借助绕月飞行的助力,平安返回地球,三名宇航员安然无恙。

1969年7月16日,阿波罗11号即将发射时,阿姆斯特朗收到了一份来自发射台负责人冈特·文特(Guenter
Wendt)的礼物——一个聚苯乙烯做的月牙。文特说这是月球的钥匙。作为回赠,阿姆斯特朗给了文特一张“两个行星之间有效的太空出租车票”。

这次登月飞行被认为是一次成功的失败。除阿波罗13号飞船外,其他六艘阿波罗飞船,曾载18名宇航员参加登月活动,共有12名宇航员登上月球。阿波罗计划原定进行19次飞行,但在美国国内认为耗资过大的舆论压力下,最后以阿波罗17号飞船安全返回而于1972年12月宣告结束。

飞向月球

整个“阿波罗”登月计划历时约11年,耗资255亿美元。参加此项工程的有2万家企业、200多所大学和80多个科研机构,总人数超过30万。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动员如此巨大的人力,解决这样多而困难的技术问题,这在科学技术史上从未有过。

阿波罗11号发射时,阿姆斯特朗的心率达到每分钟109下,对他来说发射的第一阶段尤其吵——比双子星8号的发射要吵得多。相对于双子星航天器,阿波罗太空舱要略大一些;但很幸运,三人都没有患其他宇航员曾遇到过的太空适应综合症。阿姆斯特朗特别高兴,他小时候曾晕车,大量的翻转动作后可能会出现晕眩。

从这个意义上讲,科学管理是大型科技工程成功的根本保证,有人把它叫做“管理上的革命”——将政府、工业部门和大学结合成一体。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个计划能在规模和资金上超过它,“阿波罗计划”堪称20世纪人类最宏伟的工程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