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国高富帅娶曹操的女儿为妻,可为何弟弟们伙同老婆一起谋杀自己

曹操是个大奸雄,这个大家都知道,他的诸多事迹,恐怕也无需累述。至于他家的闺女清河公主,我们倒是可以谈一谈。其实,这位“白富美”身世是颇为凄惨。她的生母刘氏,原为曹操的姬妾。可当时的曹操,正在为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苦苦挣扎,居无定所的日子自然常有,而刘氏本是羸弱之人,竟经不起舟车颠簸,终于撒手西去。这位少不经事的小公主,自然转给曹操当时的正室丁夫人抚养(魏文帝曹丕生母卞氏的前任)。

清河公主的身世颇为凄惨,她的生母是曹操的姬妾。可当时的曹操正在为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苦苦挣扎,常常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而清河公主的生母身体羸弱,经不起舟车颠簸,撒手西去。这位少不更事的小公主被转给曹操当时的正室丁夫人抚养。

同清河公主一同过继给丁夫人的,还有她的亲哥哥曹昂。这位丁夫人,倒也有着母仪天下的范,对兄妹俩视如己出。于是,清河公主幼小心灵上的创伤,终于慢慢开始愈合。可就在此时,她的爹地曹操出事了。原来,曹操有次到宛城“出差”,一时兴起,竟公然“开房招嫖”,后遭周围群众举报,给人一锅端了。哥哥曹昂,也在此次抓捕行动中壮烈牺牲,自己的养母,由此迁怒曹操,卷起的铺盖回了娘家,至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同清河公主一起过继给丁夫人的,还有她的亲哥哥曹昂。这位丁夫人很有母仪天下的风范,对他们兄妹俩视如己出。于是,清河公主幼小心灵上的创伤慢慢开始愈合。可就在此时,家里出事了。原来,曹操有次到宛城“出差”,一时兴起,抢了个貌美寡妇,后遭周围群众举报,被人一锅端了。曹昂也在此次抓捕行动中壮烈牺牲。丁夫人由此迁怒曹操,卷起铺盖回了娘家。

图片 1

图片 2

经过生母离世、亲哥身死、养母离家等一系列家庭变故的清河公主,脾气自然开始变得乖张。而我们的曹操同志,心中自知有愧,更是百般地纵容。就这般,这对父女在冷战中拉长了岁月的线,我们的清河公主长大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在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里恐怕是根深蒂固的(当时还不流行剩女),于是,清河公主要出嫁了。当然,对于未来的夫君,这位刁蛮公主倒是实在地摆出了三个条件:有房、有车、还要帅。

在这一系列变故之后,清河公主的脾气开始变得乖张。而曹操自知心中有愧,对清河公主更是百般纵容,尤其是在她的婚事上。对于未来的夫君,清河公主提出了三个条件:有房、有车、还要帅。

以曹操的家庭背景,遇见有房有车的主,自然不是难事,可这个“帅“,倒是拦住了许多颇有实力的应征者(譬如有位叫做丁仪的“富二代”,对清河公主倒是一往情深,就因为长得丑被拒之门外)。经过一番甄选,桃花棋终于落在了夏侯惇的长子夏侯楙身上。这位夏侯楙同志,在“官方网站”上的口碑,那可是“文能提笔控相如、武能马上安匈奴”,如此看来,郎才女貌,这倒也算是天设一对,可一通花轿过去,清河公主却后悔了。

以曹操的家庭背景,遇见有房有车的主,自然不是难事,可这个“帅”却拦住了许多颇有实力的应征者。经过一番甄选,桃花最终落在了夏侯惇的长子夏侯楙身上。夏侯楙在“官方网站”上的口碑可是“文能提笔控相如、武能马上安匈奴”。如此看来,二人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清河公主一嫁过去便后悔了。

清河公主过了一段非常幸福的婚姻生活,认为自己遇上夏侯楙一定是上辈子修得福气,夏侯楙又帅气,又有才华,又体贴,又爱我。

夏侯楙的风流本性在婚后不久就暴露无遗。他千方百计地寻机会出去喝花酒,自幼敏感的清河公主怎能不知夏侯楙的小动作,于是,这位愤愤不平的女子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这样的牢骚:官方信息都是骗人的,他其实就是一个色狼。然而,除却发发牢骚,清河公主也没有其他办法。于是,这样的日子,一晃就过了十数年。十数年间,夏侯楙是歌照唱舞照跳,愈活愈倜傥逍遥,而清河公主却活脱脱成了怨妇。

图片 3

图片 4

可是,当激情退去以后,两个人的生活开始恢复平静,夏侯楙开始对公主越来越冷淡,公主心里很难受,以为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不然怎么会变得如此冷淡呢?

有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清河公主终于等来了一解怨气的机会。原来,夏侯楙的几个弟弟仗着他的名头,到处欺行霸市,受害者将此事告诉了夏侯楙。夏侯楙虽然喜欢女人,但绝不做违法的事,便常常训斥这几个弟弟,并声称,他们若敢再犯,必定严办。于是,这几个平时骄横的“官二代”怕了,竟相约找到清河公主,想寻个关系走后门。听了小叔子们的“哭诉”,清河公主亮了亮嗓子,道:“夏侯楙本就是无情无义之人,你们恐怕在劫难逃了。”清河公主这一吓唬,小叔子们惊呆了,忙问该如何是好。清河公主幽幽道:“他既不仁,也别怪你们不义,不如先发制人,先把他给办了。”小叔子们听后点点头,开始连夜罗织夏侯楙诽谤朝廷的罪状。诽谤朝廷,那可是重罪。

于是清河公主开始努力修复他们夫妻的感情,开始学习烹饪,学习女工,希望可以做一个贤妻良母,但是这些却让夏侯楙越来越反感,有次公主质问:“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你以前不是这么冷淡的,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以告诉我,我改。”夏侯楙冷冷的说:”我只是对你没感觉了,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

于是,魏明帝怒了,将夏侯楙抓了起来,准备斩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